北京儿童医院

首页 >医院新闻 >新闻动态 > 正文

庆贺张金哲院士百岁华诞,见证小儿外科从无到强
2020-09-25 17:27:18 浏览次数:

2020年9月25日,我国小儿外科界一场温馨又隆重的学术“生日趴”在北京举行,张金哲院士学术思想研讨会暨中华医学会小儿外科学分会第十六次全国小儿外科学术年会开幕,与会领导和小儿外科界同仁共同为我国小儿外科创始人之一、 “宝藏爷爷”、国家儿童医学中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主任医师张金哲院士庆贺百岁华诞。

张金哲院士走过百岁春秋

张金哲出生于天津市宁河县,18岁考入燕京大学医预系,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我国的小儿外科事业。他被国际同行尊为中国“小儿外科之父”,至今仍是我国小儿外科领域的灵魂人物,各种荣誉加身,却始终自谦:“我得这些奖,是因为我活得长”。

学术“生日趴”在著名主持人敬一丹风趣、温暖的主持下拉开序幕。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陈蓓,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委员、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主任潘苏彦授予张金哲院士“儿科巨人奖”;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局长张宗久,人民卫生出版社总编辑杜贤授予张金哲院士“终身奉献奖”;中华医学会副秘书长王大方,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李彦梅授予张金哲院士“大医精诚”匾额。大家在致辞中对张院士为我国小儿外科做出的突出贡献,以及他的敬业奉献、求真务实、勇攀高峰的精神表达了崇高的敬意,并号召医生学习楷模风范。

《张金哲小儿外科学》新书亦在会上揭幕。人民卫生出版社总编辑杜贤在现场对该书进行了解读。《张金哲小儿外科学》是张院士总结中国小儿外科的发展经验、学术贡献,全方位展示中国小儿外科的一本专著。第一版于2013年12月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受到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被中华医学会小儿外科学分会推荐作为新中国小儿外科专业发展的时代性记录,定期更新。 此次《张金哲小儿外科学》再版,既是张院士最看重的“生日礼”,也是他献给全国小儿外科同仁的厚礼。本书主编倪鑫教授、孙宁教授、王维林教授代表张院士向年轻医生代表赠送了书籍。学生代表为院士献花表达敬意。

5.jpg

当被问及百岁感言时,张院士首先谈到的是他的“八字方针”和“三条建议”,心里装着的仍然是病人。他语重心长地寄语小儿外科界后辈,一是要努力把中国的传统医学模式向人文医学模式转变,强调“让妈妈参与整个治疗流程”,确保患儿妈妈的知情权、参与权;二是在与患儿及家属沟通方面,要遵循“多哄少碰、多教少替”的八字方针,改进医疗服务模式;三是对于儿童肿瘤的治疗,他提倡早发现早治疗,并提出了“三六九”方针。张院士精神矍铄地说:“希望还能继续工作,用自己的经验多给青年人指导。”

8.jpg

他高兴地为前来祝寿的小朋友表演了拿手的魔术。听着张院士幽默风趣的语言,看着他灵巧的双手,在座的同仁们更加读懂了百岁院士坚守临床一线的传奇。

9.jpg

张院士的挚友、北京儿童医院骨科94岁的潘少川教授,北京儿童医院党委书记张国君和部分科室主任也到现场祝寿。

100岁的张院士能工作,爱书画,会生活。疫情前每周至少到医院上班两天,疫情发生后,他挥毫写下“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科学政策”,为抗疫助力。目前仍坚持每周到院半天。他每天坚持室内自行车上骑行锻炼。在今年的六一儿童节,他还上直播为肿瘤患儿表演魔术。张院士曾在多个场合谈长寿的秘诀:“工作可致长寿。其实就是要求自己,今天能做到的,明天尽量也要做到。”

微信图片_20200925190629.png

不忘初心的终身学习者,创造一个个传奇

境至精诚,是为大医。张院士一生致力于祖国的儿童健康事业。人生百年,初心不改,并由此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1948年前后,产科病房开始流行新生儿皮下坏疽,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几近100%。28岁的张金哲当时是总住院医师,看着病房里的婴儿一个接着一个离去,焦虑万分。他认为,早期切开患处,放出脓血,或许能救活孩子,但这个大胆建议没有得到支持。没想到,1949年8月,他次女出生3天后,也不幸被传染上皮下坏疽。张金哲果断地拿起了手术刀,给女儿手术,“我就那么一划,好了!”。消息很快传了出去,张金哲的手术方式让新生儿皮下坏疽的死亡率,从当年的几近100%,迅速下降到10%,后来又降到5%。

20世纪60年代,新生儿的先天性巨结肠发病率占到肝肠外科的第二位,当时国际上推崇的方法要做三次手术,术后死亡率高。张金哲转变思路,将肠子拖出肛门外做切除,然后用自己改良设计的钳子斜着夹住创面,等待伤口自行愈合。这一方法只需一次手术,死亡率大大降低,1965年《环钳斜吻合术治疗先天性巨结肠》论文发表后,张金哲一举成名,该术式也在国际上被命名为“张氏钳”。

国际上以“张金哲”名字命名的治疗方法,还有“张氏膜”“张氏瓣”等,每一个命名的背后,都蕴含着张金哲减轻患儿痛苦的核心理念和创新精神。他的各项发明达50余项,主编及参与著书30余部。他首创的“基加局”(一种麻醉方法)、“摸肚皮”(一种徒手体检法),加上潘少川教授发展的 “扎头皮”(一种固定穿刺法)并称为“北京三绝”,在我国被外界技术封锁的特殊时期,为小儿外科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位不断创新的终身学习者说:“医疗工作必须满足人民的需要”。为此,在小儿外科生涯中,张金哲多次转变研究方向,小儿急症需要,他上;上世纪60年代,小儿畸形增多,他上;上世纪80年代,肿瘤患儿增多,他上,并持续至今。

2000年,张院士被英国皇家学会授予国际小儿外科最高奖项“丹尼斯·布朗”金奖。颁奖词中写到:“代表了13亿人口大国3000多儿外科医生作出来了国际认可的技术水平成绩;所领导的小儿外科对世界有贡献,特别对发展中国家有特殊贡献。”

自1950年代开始,在张金哲及其同道共同携手下,经几代人的接力奋斗、辛勤耕耘,我国的小儿外科专业从无到有、快速发展,已从单一学科发展到拥有泌尿、肿瘤、心脏外科等十几个学科,并拥有成熟的医教研防医学体系,且逐步走向微创化、分子化、数字化。

始终坚守“老规矩”, 爱和患者交朋友的医学大家

做了一辈子儿科医生,救了那么多孩子,赢得那么多荣誉,张院士最喜欢的称谓,依然是一声最普通的“张大夫”。

从医70多年,张院士的“老规矩”一直没变。他每一件白大褂上,都清清楚楚地写着“外科张金哲”5个大字,让人一眼就能看清,以示与患儿平等。

被患儿和家长称为“宝藏爷爷”的他,门诊日常往往是这样的:接诊,患儿进来必起身相迎;手诊,必先洗手并搓热后再接触患儿皮肤;谈病情,用“三分钟艺术”告诉家长怎么回事、该怎么办;即便面对哭闹的孩子,也有变魔术的“绝活”。张院士倡导医生和患者是交命的朋友,要“先交朋友再做手术”。

11.jpg

张金哲自备各种手炉,以便室温不足时暖手后再接触患儿

有上过他《接诊学》课程的年轻医生说,课上的内容就是张院士一丝不苟的日常,最受益匪浅的是他总结的“接诊四四诀”:“接待四讲”即讲礼貌、静听、检查、医嘱,“诊断四步”指查病情、病位、病因、病理,“治疗四定”是定目标、路线、方法、实施,“预后四良”则包括医者、病家、社会、经济各方面都能获得良好的效果。

12.jpg

张金哲院士给小患儿检查身体

“没有奉献精神不可能成为一名好医生。具有奉献人生观的医生,治好一个病人就是最高的荣誉、快乐和享受”,张院士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20世纪80年代初,他就用自己的稿费收入,在外科办公室成立了一个基金,孩子治病钱不够,他就从基金里拿来凑。有一位家境贫寒的“一穴肛”小患者,前后做了十余次手术,大多数住院费和手术费都出自该基金。

关于张院士,有太多的温暖、爱和敬仰在传颂,他的敬业精神、豁达胸襟、高风亮节也在一代代传承着。

他行医70余年,从未收过一次红包;他28年如一日利用周末到天津儿童医院义务出诊,没拿过一分钱,他说:“我支持的是儿童外科事业,要讲钱,谁也请不动我”;即便老伴刚去世不久,他仍准点到教室授课,他说“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事情影响教学工作”;为了提高技术和治愈率,他不怕得罪人,曾让科室秘书设了一个“医疗不满意”登记;早在上世纪50年代,他就把科普列为工作重点之一,他信奉周恩来总理的“知识要交给老百姓才是力量”,认为病人听懂、爱听就是好科普,出诊时经常从兜里拿出科普小纸条……

199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张金哲院士写下16个字:“一生努力,两袖清风,三餐饱暖,四邻宽容”,这也是他的毕生修身之道。

行至百年,有人问张院士对儿科的展望,他说,我希望儿童医院打造成一个无痛、无恐的儿童健康乐园,怀揣着这个中国梦,百岁院士张金哲的脚步仍在继续。

上一篇: 石景山医院妇儿中心成立暨儿科新病房启用揭牌

下一篇: 北京儿童医院党委书记张国君同志走访慰问张金哲院士及老专家老干部代表

返回

顶部